污污污污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蒋老爷身形一个踉跄,脸色都似乎瞬间惨白了。

   几乎是颤着手指着蒋焕的鼻子:“,,这个逆子!”

   蒋焕眼瞧着蒋老爷已经开始汇聚内力,冲着他发难了,这才连忙道:“不过父亲觉得,我会是如此鲁莽的人吗?”

   蒋老爷气的要骂街:“五年没见个混账,谁知道现在学了些什么混账玩意儿!”

   蒋焕:“······”

   “蒋家世世代代挣来的名誉,功劳,爵位,还有皇帝的信任,兵权,这些要是败在了的手里,老子第一个宰了去向爷爷谢罪!”蒋老爷真是难得在家里说一次脏话。

   蒋焕连忙道:“父亲不要生气,这一切,都只是计划之中的事情罢了。”

   蒋老爷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什么意思?”

   “父亲大概是知道,我这次回京的目的不单纯,此次挖出京中大漠细作,对于边关战事,是大利,若是能够妥善利用他们,没准儿,还能够给大漠至死一击!”蒋焕正色道。

   蒋老爷有些狐疑的道:“的意思是,这也是摄政王的计划?”

   “对!如今对抗大漠的主力军,大半都是我们蒋家的,若是蒋家被摄政王所忌惮打压,那么对于大漠来说,就是值得放松的一件好事,给他们一个空子钻,他们必然全力以赴,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那个空子口儿等着就是了,到时候,杀个措手不及!”蒋焕眸光灼灼,显然已经胸有成竹。

   可爱嘟嘟圆脸女孩户外写真集

   蒋老爷的脸色总算缓和了很多,摸了摸胡子道:“这计谋是的主意?”

   “是。”

   “这几年,倒是长进了不少,”蒋老爷轻哼一声:“当初一个小丫头片子都能轻易把骗的团团转,如今也懂得运筹帷幄了。”

   蒋焕讪讪的扯了扯唇,其实就算现在,他也还是能轻易被那小丫头片子骗的团团转······

   不过这话,他自然是不会说的,不然,少不得一顿板子。

   蒋老爷此时倒是十分欣慰:“看着如今能这般出息,我也算是放心很多,此事尽管放手去做,爷爷那边,我自会派密函前去说明清楚,若是今日能够一举对大漠造成重创,功不可没。”

   蒋老爷语气里,倒是还有几分自豪,当初蒋焕还年幼的时候,族里的人就将他当成了这一辈里最优秀的人才,甚至将蒋家再次鼎盛的希望落在了他的身上,蒋老爷就是怕他过于骄傲自满,所以一直以来对他都是严厉有加,绝不给他丝毫飘飘然的机会,所以蒋焕的童年,其实过的比别的孩子都要辛苦很多。

   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他从前的辛苦,才能造就了如今少年英雄的盛名。

   如今瞧着自己的儿子总算不负自己的期待,越发的有出息,他自然是欣慰有加。

   “父亲,我还有一事。”蒋焕道。

   蒋老爷心情大好,大手一扬:“什么事儿?”

   “此次摄政王降罪于我,迁怒于蒋家的事情,虽然是假的,可我去提亲的事情,却是真的。”

   蒋老爷笑了一声:“母亲之前就告诉我了,只是乐儿看不看的上也是另说,这丫头不是池中之物,自己的婚事,自己看着办。”

   蒋焕拱手道:“是。”

   面上虽然依然是严肃的模样,可心里却似乎乐开了花儿似的,忍不住微微牵唇,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他必然要将这婚事定下来,将他和乐儿的未来,定下来!

   ——

   夜色已经深了,不论是因为蒋焕嚣张提亲被摄政王赶出来的事情给炸锅的京城大街小巷,还是因为苏媚儿进侯府引发的一系列的动荡的定安侯府,此时都寂静了下来。

   一个黑色的身影,却从定安侯府的一个房间里悄无声息的翻了出来,按着白日里打探的路线,径直往一个地方摸索着走去。

   进了书房,那黑色身影,才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火折子,点燃,那微弱的光芒,照在那人的脸上,是一张精致又妩媚的脸,只是此时劲装束发,显的更利落了些许而已——苏媚儿。

   苏媚儿快速的翻看了起来那书房里的东西,在书案下的小抽屉,是上了锁的,苏媚儿猜也知道,想必是密函。

   苏媚儿从腰间取出了一块钥匙,这是她费尽心思偷来的,若不是进了王府,让定安候掉以轻心,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拿到这样重要的钥匙了。

   打开了抽屉,便见里面隔着一个最新的密函,上面朱漆的几个红字十分显眼:“蒋家居功自傲,日渐跋扈,不可再纵容,加以弹劾打压,废之。”

   苏媚儿眸光一亮,仔细一瞧下面的落款,果然是龙君钰的手笔!

   定安侯是朝中言官之首,权利是不必说,但是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随便参奏的,更多的时候,是需要上头秘密的下达了命令,然后他再进行行动,这次既然是龙君钰亲自下的密函,那就说明,大周朝朝中的风向,就要开始变了。

   蒋家拥兵自重,又开始跋扈,显然已经渐渐成了龙君钰的眼中钉,也怪不得,龙君钰此时扬言要除掉他了。

   若是真的如此,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大周如今,没有比蒋家更适合出战的人了,若是不是蒋家,那么一切事情都会变的好办很多,更重要的是,突然换主帅,那么军中必然会有一段时间的不安稳,那么这段时间,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更何况,她现在知道消息这么早,可以提前安排,只要逮住了蒋家实权名存实亡的那一刻,发动进攻,那么,蒋家就算是有心抵抗,也是无力了。

   苏媚儿轻哼一声,勾了勾唇,将密函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这才悄无声息的抽身离去。

   此时定安侯府外的一个偏僻巷弄里,罗老爷早就在此处等候多时了。

   忽而一阵斗篷翻飞的声音响起,随即便见苏媚儿从屋檐上翻身而下,悄声落在了地上,罗老爷连忙道:“可算来了,我还以为那边出了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