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安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香梨摆了摆手:“罢了,没找着就没找着吧,我也没心思找了。”

小丫鬟怯懦的缩了缩脖子,生怕下一秒香梨就得拿她开刀似的:“那奴婢这就带您去少夫人院子里······”

香梨却淡声道:“丢了东西就没兴致去了,还是算了。”

说罢,便径直转身往后园外面走了。

那小丫鬟还一头雾水呢,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就追上去带路去了。

今日看到了段氏情况还算是稳定,香梨心里也放心了不少,她送了一些空间产的上好的药材,补身子应该会更好,也能撑到庄先生来的那一天,庄先生毕竟年纪大了,香梨根本不忍心催促,老人家在路上走走停停难免,恐怕还得要一阵子。

香梨轻叹一口气:“就希望段氏能撑的过去了。”

若兰安慰道:“王妃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嗯。”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香梨倒是清闲了不少,平日里没事儿在家做做女工,给小竹和乐儿做的两顶毡帽已经快要好了,两小家伙翘首以待的盼着呢,沁嫔和香梨的关系也越发的亲密,时常召见她入宫去,严府看似剑拔弩张,但是那也只是属于沈娆和冯姨娘之间的风波,压根儿牵扯不到严思安身上来,严思安闲着,还常常来瑞王府找香梨。

在这风轻云淡的日子里,香梨静静的等着庄先生的到来,却不知,这一切的安稳,都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假象。

清新马尾小萝莉迷人甜美私房写真

“王妃,香溢楼那边传来消息说,谢公子已经选出了六个小厮,就等着王妃您坐最后的定夺呢,今儿要不去一趟?”若兰道。

“嗯,去吧,早一日把管事的人给定下来,谢长君肩上的担子也能跟着轻一点儿。”香梨说着,便将手上的闲书给搁置到了一边,起身就准备出门儿了。

如今已经入秋,天气越发的凉了,一出门儿,那冷风吹的都有些刺骨,若兰连忙给拿了件儿百绣穿蝶的披风给香梨披上。

到了香溢楼,谢长君早就等在那里了,瞧见香梨来了,便迎了上来:“来了?候选的小厮都已经在楼上等着了,就等着上去瞧瞧呢。”

香梨点了点头:“我去看看。”

香梨说着,便带着若兰上了二楼,在她常用的那个雅间门口,六个小厮一字排开正站在她门口呢,瞧见她来了,纷纷恭敬的行礼:“见过夫人。”

香梨微微颔首,便抬脚进去了,随即道:“都进来吧。”

几个小厮明显都很紧张,看着香梨的眼神都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毕竟决定人生大事的事儿,自然没几个人能放松的了的。

香梨轻笑一声:“不必太拘谨了,这次若是没有选上,自然还有下次,只要是人才,我都会珍惜的。”

香梨这话一出,几个人倒是跟着平静了不少,就香溢楼如今的这势头,要开分楼恐怕也是迟早的事儿,香梨既然说了这不是唯一的一次机会,那就说明未来的人生还有希望!

香梨踱着步子,在他们面前一一走过,倒是发现左手边的那个男人看上去从容不少,走到他跟前便道:“从开始,一个个自我介绍一番。”

“我叫王德全,溪水村人,今年二十有三,家里有弟弟妹妹三人,父母健在,薄田二十亩,水牛一头,媳妇······还没有。”说到最后一句,显然那人有些窘迫,却还是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香梨微微笑了:“为何没有?”

“穷,没姑娘愿意嫁给我。”

香梨挑了挑眉:“倒是挺看的开啊。”

王德全嘿嘿的笑了一声,挠了挠头:“不过在夫人这里做事工钱多,过两年我肯定能存到娶媳妇儿钱。”

香梨笑了一声,看向了下一个:“接着说。”

“我叫张三······”

香梨听这个自我介绍,最重要的其实并非是要看他们家境,谁家条件好的能来干这杂役活儿?她不过是想通过自我介绍,看看这些人的性情和胆识。

看了一圈下来,香梨心里已经多多少少给了分数,而后又问了一些管理酒楼方面的问题,回答的水平都是参差不齐。

总算完事儿了,这才让这些人退下了,谢长君进来道:“怎么样?可有合适的?”

香梨道:“那个王德全还不错,把他提上来当管事的吧,另外还有一个赵怀,人也还算是机灵的,给个副管事。”

“副管事?这是什么?”

“就是低于管事的一个活儿罢了,到底要怎么分配权利,这方面应该比我懂的多。”

“嗯,好。”

香梨一边笑着,一边出了雅间,打算往楼下走:“现在给提了帮手出来,日后也能少劳累些了,平日里多抽些空子陪陪香草,她如今怀着身子不方便,一个人难免孤单了。”

“我自然知道的,放心吧,”谢长君说起香草,脸上的神色都跟着柔和了许多,等过了这个冬天,他就要当父亲了。

香梨一眼就看出了谢长君在想些什么,正想调侃几句,结果突然抬眼一扫,便骤然看到两个不速之客。

“张大石?!他怎么会在京城?”香梨瞪大了眼睛道。

香梨在二楼的走廊上,还没来得及下去,对于楼下大堂的情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一眼看到这人,惊的脚下的步子都顿住了。

谢长君闻言也是一愣,连忙转头看去,惊讶不已:“他怎么会来?”

楼下大堂里,张大石全然没有注意到楼上的人的注视,正乐呵呵的进人酒楼里来,跟在他身后的马氏还有些犹豫的道:“这么好的酒楼,肯定得费不少钱吧,咱们吃的起吗?”

张大石暗暗瞪了她一眼:“怎么吃不起了?可别忘了咱们是怎么来的京城,可是人家有钱的大户人家给请来的,他们多的是钱,来了还不让咱们吃点儿好的了?老子一个不乐意,打道回府去算了!”

张大石说的十分嚣张,大摇大摆的进来,找了个空桌子坐下,便大喊一声:“小二!上最好的酒菜来!”